Catalog
  1. 1. 小编:本页面展示的为和谐号(你懂的),原版在文章末尾有下载链接
  • 第一章:GG之外的往事 —— 罗伯·氘特森老师
    1. 1. ①秒杀法
    2. 2. ②走人法
    3. 3. ③不看其他选项法
  • 每日氘语:
  • 第二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才筠与溶玄
    1. 1. [作者:是“寸”哦(原稿作者将“寸”写作“才”,下面文章沿用作者的写法),再次说明,筠读作yún写作jūn]
    2. 2. [作者:感谢35号ZQ(小编:没有征求本人意见,先不打出真实姓名)同学的日志记录,不然我还真记不起罗涛老师讲了啥]
  • 第三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陈瑞端&钟俊华
  • 第四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魔术
  • 第五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俊华瑞端失踪两天后
  • 后记:一直想对短暂的六班说的话(By XZW)
  • ZQ同学:
    1. 1. 29号说:终于下定决心写了![作者:因为相比其他写这个简单而有趣],就当我夜来非吧。[作者:放假了也]依然头疼不知道写的什么。(双关)
  • 第六章:领军纪年 二年过渡期 2019年7月8日
    1. 1. (那天写了写不下去,先补一下吧)
  • 第七章:领军纪年 二年过渡期 2019年7月11日
  • 后记:(By ZZJ)
  • 后记:(By ZQ)
    1. 罗涛回复:
  • 小编后记:我还是决定写点什么(By WPX)
  • 2019.8.30 更新
    1. 罗涛说:
    2. 感谢:
    3. 原版链接请点我
  • “这个故事由我开始,也应由我来结束”

    小编:本页面展示的为和谐号(你懂的),原版在文章末尾有下载链接

    第一章:GG之外的往事 —— 罗伯·氘特森老师

    推了推黑框眼镜,一位三十左右的中年男人站在GG中学的门口。

    “这就是传说中的那所学校么?还真不赖呢!”

    罗老师是四川人,当年高考的时候因为一道选择题分数之差,含恨考进师范学院,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人民物理教师,毕业后先在四川内地教学,而后转入KK市。

    “欢迎您,罗伯·氘特森老师,请随我来。”

    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引导着罗伯·氘特森老师,很快他们来到办公室。

    “校长先生,罗伯·氘特森老师到了。”

    “请进。”

    推开门把手,一位如狮子般威猛的大汉坐在办公室的中央,脸上的皱纹并不能掩饰他目光中寒冷的杀气,杀人的目光仿佛要将来者吞吃。

    “坐。”他似乎没有张开口说话。

    “听说你是四川内地的物理老师,让我来出几道简单的题目考考你,就当作是你的入职测试了,如何?很好,下面是第一题。”

    他的双眼仍斜视着桌面,一动不动。

    “宏观上宇宙的构成?”

    “4.9%的普通物质,包括恒星行星、气体和尘埃,26.8%的暗物质,和68.3%的暗能量。”

    “很不错。第二题:简单介绍下与门。”

    罗老师的嘴角上扬了5.6°,这以后,“5.6°的微笑”成为了罗老师独特的标志。

    “利用内部结构,使输入两个高电平1,输出高电平1,不满足有两个高电平1,则输出低电平0。”

    “你令我很吃惊,那么,接下来……”

    “别问了。”

    “什么!”

    “别问了,我可不想,像我面前的这个人一样。”

    罗伯·氘特森用手用力一推,那具冰冷的躯体砰然倒地,发出沉重的砸地声,他的后脑勺有一个金属物件,那应该就是小型扬声器。

    “看来这里的气氛很不友好,告辞。”

    “请留步,罗伯·氘特森先生。”

    办公室后的墙壁缓慢转动,一名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墙后。

    “他曾经是学校最得力的保安,——曾经。唉,可惜他知道了他不该知道的事情。哦,忘了自我介绍,我是GG中学校长——我叫孟梦。几年来,我一直在用这种压抑、恐怖的手法来测试应职老师的文化素质和心理素质。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,找到能够参与那个计划的候选人。”

    “那个计划?”

    “罗伯·氘特森先生,我现在以GG中学校长的名义,诚挚地邀请你加入GG中学自主承办的领军计划,让我们一起,打造一个强悍的高校吧!”

    “可笑的疯子,再见!”

    罗伯·氘特森走到门前,用力推门把手,突然整个人抽搐了一下,瘫坐在地。

    “可恶,怎么会……”

    “被人体承受的极限电压电击到是种什么感受?现在只有从我身后的通道才能离开这里,来吧,加入GG中学,加入我们,你是我有生以来见识过的最优秀的物理教师,我们一定可以完成这个伟大的计划!“

    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沉默许久。

    “好吧,我加入。”

    孟梦激动地握住罗伯·氘特森老师的手,说出了那句令他终生难忘的话:

    “现在,我们是同志了!”

    从此,罗伯·氘特森老师开始了在GG中学教书的苦逼之旅,其风格风趣幽默,深受学生喜爱。由于班主任工作出色,被评为“KK市名班主任”。罗伯·氘特森老师在教学中还创造出几种解物理题的方法:

    ①秒杀法

    此法以快而著称,用于选择题。旨在用最短的时间,在大脑中瞬间建模分析计算,直接得出结论,选出选项。使用此法需思维善于跳跃、灵活。其优点是解题速度极快;缺点是做得对才怪。

    ②走人法

    此法十分之巧妙,用于选择题或解答题,旨在在卷子上直接写出得分公式就直接离开试室,走出考场,不必算出结果,使用此法需熟练掌握公式并灵活运用。此法优点是写完就走,不用回头,十分霸气;缺点是物理成绩作废。

    ③不看其他选项法

    此法为“氘氏之法”中最玄妙,最难掌握的一法,用于选择题,旨在不看题干,只看答案,直接选出正确选项,其他的选项不用看,该法配合秒杀法可称霸物理选择题。其优点是掌握以后物理选择题全对;缺点是你根本学不会。

    每日氘语:

    氘曰:“请注意”

    氘曰:“这种题看天气预报就会了”

    氘曰:“直接写出公式就可以走人了”

    氘曰:“自欺欺人”

    第二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才筠与溶玄

    [作者:是“寸”哦(原稿作者将“寸”写作“才”,下面文章沿用作者的写法),再次说明,筠读作yún写作jūn]

    新学期开始,班里来了两位新同学。

    “各位同学,他们是这个学期转学过来的两位新同学,大家以后要多多关照。”班主任罗伯·氘特森说。

    陆般把目光投向两位新同学,男生的个子比女生高出了一截,男生应该有170,而女生则可能没到160。他俩手紧紧握着,显得有些紧张。

    “不是兄妹就是情侣了。”陆般想。

    两位同学依次上台自我介绍。

    “大家好,我叫才筠。我来自……自……咦?记不起来了。”

    “我们都记不起来。”台下的同学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    “噢……我有着一些独特的爱好,像调墨与古风音乐,很难想象一位男生喜欢这些,但这的确是我的个人爱好。”[作者:不很喜欢,炸厕所才是最妙的风格]

    台下响起鼓励的掌声。

    “旁边这位是我的……嗯,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。她叫溶玄。”说到这里,才筠羞涩的脸颊不免泛红。

    台下已经开始热议。

    女生走上台,害羞地说:“我叫溶玄,第一次来到新班级里有些不适应呢,希望大家多多关照哦,我们一定能成为朋友。对了,我喜欢旅游,最想去的地方是美利坚合众国。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。”

    台下一片惊呼,她的口语竟这么流利标准。

    “为什么是美国?”罗伯·氘特森老师带着5.6°微笑问。

    “因为……”

    溶玄抬起头,本想望望那碧蓝的天空,装作自己在面带微笑地遐想,结果并没有。教室的上端只有洁白的天花板。也罢,将就着看看吧。

    “那里可是有我最喜欢的自由女神雕像啊!”

    台下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。

    伴随着众人的目光,两人手拉着手走下台。罗伯·氘特森老师保持着微笑跨上讲台:

    “谢谢两位同学精彩的自我介绍,相信有你们的加入,六班一定变得更团结,更有活力。才筠和溶玄两位同学纯真的友谊我们有目共睹,希望你们能在高中时期把持情感,携手共进,共同进步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低着头,像是在思韵。

    “在这个绽放青春的时代,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人,都应该被人喜欢。”

    [作者:感谢35号ZQ(小编:没有征求本人意见,先不打出真实姓名)同学的日志记录,不然我还真记不起罗涛老师讲了啥]

    第三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陈瑞端&钟俊华

    “啊,好痛,我在哪?”

    “你醒了?”瑞端朦胧的双眼已看不清来者。但依稀地可以听出此人的声音。

    “你是……俊华?”

    “是我。”

    “怎么回事?我在哪?我只记得我在GG篮球场打球时被一个飞来的球砸晕,然后什么也不记得了。”

    “唉,说来话长。我和你慢慢讲吧。”

    陈瑞端与钟俊华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,两人经常一起打球,一起吃饭,一起打游戏,一起搞……然而,变故发生了。

    这原本起源于一场误会,但这却引发了出人意料的后果,也许罗伯·氘特森至终都不会知道,自己会栽在这两位的手中。

    时间回到领军纪年元年,一天的晚自习课。

    “钟俊华、陈瑞端,你们两个出来。”推门而入的罗伯·氘特森大声说道,原本安静的教室马上喧闹起来。

    “你看看这个,”罗伯·氘特森拿出手机,打开一段视频,让俊华凑上前看,“你自己看看,你在干什么?”

    俊华瞬间懵了,他自己都不记得他当时在干啥:“我没干什么。”

    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    “我没拿什么啊?”

    “你还跟我争,你自己看视频,我给你看三遍。”

    俊华认真看着,画面中的他将双手放在课桌柜里,鬼鬼祟祟地摆弄着什么。目光斜视,紧张的神情中夹杂着一丝喜悦。这一举一动,不是在看小黄书就是在玩手机。

    “说吧,你在干什么?是不是在看小黄书?”

    “我真没有,我当时在翻化学课本写学评。”钟俊华突然想起来,争辩着。

    “你看视频。”

    就这样争论了半天,罗伯·氘特森还是被气走了,即使俊华真的没看小黄书。

    俊华因为受到误解,肚子里也有一团火。进班时“砰”地一声,将门重重摔上。

    很快,罗伯·氘特森阴沉着脸回来了。

    “谁摔的门?”罗伯·氘特森像一只发怒的狮子。

    “我。”俊华平静地说。

    “很好,钟俊华,你跟我过来办公室。“

    俊华起身离去,他并不知道,这一走,就是一个月。

    当天晚上,一个人被扔出了GG外。

    罗伯·氘特森狞笑着,对那个被扔出去的人说:

    “无心学习的废物,就应该被当做垃圾扔掉啊。”

    另一位捞仔陈瑞端的遭遇也大致相同:网瘾突发,溜去电脑室打电脑,误打误撞闯入了神秘的”0室“禁区,也在当天下午被飞来的篮球砸晕,然后被扔出了GG。被击中时,瑞端躺在地上,篮球场下午的阳光仍旧火热,橡胶地面像一块烤肉的砧板。但火辣的灼烧与刺痛感仍旧无法挽回这个失足少年的神智,眼前的黑暗即将将瑞端吞噬,他拼尽全身力气,喊出了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:

    “猛龙总冠军!”(俊华说:勇士总冠军)

    “同学们,俊华和瑞端两位同学因球技过人,已被东莞银行篮球教练看中,他们被招标去外地训练,可能会暂时离开我们,让我们一起……”

    “……祝他们好运!”罗伯·氘特森阴沉着脸说。

    “我就是这样被扔出来的。”俊华对瑞端说。

    “那么我呢?”

    “不很清楚,不过肯定是触犯了GG的某个禁忌,才会被扔到这里。”

    “这里是哪?”

    “麒麟山山洞,GG的后山。”

    “我在GG呆了那么久,还从来没听说过或看见到过GG有什么后山。”

    俊华叹了口气,说道:

    “你当然不知道,GG所有的学生,包括我,都不知道GG有后山。”

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“因为现在知道这座山存在的同学,除了你我,其他人都死了。”

    瑞端猛地把被子掀开,从床上跳下来。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“是的没错,他们都死了。“

    “可是,怎么会……”

    俊华摆摆手,接着往下讲:

    “他们用了些小手段,将GG和外界隔离开了。”

    “那是什么?你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
    俊华又叹了口气,他需要喝口水。

    第四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魔术

    “你跟我来。”俊华带瑞端进入了一个小房间。

    房间里很阴暗,但隐隐约约地看得出来桌上有四块凸透镜,一个光具座和一个背景板。

    俊华打开手电,房间里顿时光亮了许多。

    “接下来,我来表演一个魔术。”

    俊华拿起四块凸透镜,将它们安放在光具座上,每个凸透镜减有一定的间隔,且从中间对称摆放,然后他拿起背景板,装在光具座的最后方。

    俊华把手指放在第一块与第二块透镜之间,他的手指消失了!而背景板仍可完整地被看见。

    “这……”物理课都没认真听过几节的瑞端居然也开始认真思索着。

    “当我们看到一个东西时,我们真正看到的是光频率和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。在这个魔术中,四块透镜间焦距不同,手指反射出的光线,经过四块透镜改变了折射率,光路变窄,使其发出的光线最终无法被我们的视网膜接收,看起来就像手指隐形了。”思维跳跃的人能力就是强。

    “嗯……”瑞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    “明白了这个,你再出去看看。”

    瑞端走出山洞,望了望四周,与他料想的一样,根本看不到学校。

    “他们应该用了类似的方法改变了光的折射率,使GG中学在外界看来是完全隐形的。”俊华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”我早就留意到了,后来我才知道,那些灯都是投影仪!整个GG的天空都是一大块投影布,那些投影仪将外面世界的一花一草、一树一木、太阳月亮、行人车辆都完整地投影在内部的投影布中,让我们这种无知的学生信以为真,为保持我们这些弱小虫子的生命,GG应该还配备一套完整的生态循环系统,更新空气,促使有机物分解,虽然我不知道这些装备GG是从哪里弄到的,但可以肯定能的是——他们用政府的钱,干出这一些伤天害理的事!”

    “不仅如此,他们还将那些违纪违规、不善于学习的同学通通扔到麒麟山,不给他们食物,让他们活活饿死,那些同学,包括我们,都无法走出麒麟山,只能在挨饿的痛苦中死去,我俩差点栽在这些野兽手里!”

    俊华说道,愤怒地捶了捶洞壁,虽然很痛。

    “原来是这样……他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瑞端问。

    “目的……瑞端,你仔细想想,一个只留优生,不留差生,清除了学生入校之前的记忆,给他们洗脑,告知他们只有高考完后才能离开学校,并强迫学生整天学习的学校的升学高优率能恐怖到什么程度?学生毕业后再清除他们有关高中的一切记忆,这一切都好像从未发生。高优率远高于其他学校,这样学校就能吸引到更多愚昧的家长,用所谓的”孩子美好的未来“去迷惑他们,鼓励他们,将孩子送入GG,当然每个学期的学杂费都价格不菲。GG也就能赚到更多的利润。所有入学的学生,家长都为他们签了一份生死状,只要触及违令或成绩实在太差,学生都会被处理掉。家长不能报警,否则也会有生命危险。这些丧心病狂的家长和他们对自己孩子成绩和品行的极度自信,才导致一个有一个的悲剧发生。而这,就是GG的‘领军计划’。”

    “原来周末真能回家,这也太可恶了……话说回来,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?还有,这一年以来,你是如何生存下来的?”瑞端不解地问。

    “是A,他在内部已经知晓了这个秘密,他知道我们还活着,从‘0室’的密道里来到麒麟山,将水、食物等生活物资递给了我。我们才能够活下来,具体以后再说。现在的任务是如何逃出去,向外界求救。既然你醒了,我们休整一下,明天马上行动。”

    “居然是A这小子,平时看她不正经,学习起来好像也不咋地,成绩却还可以。”

    俊华走到洞口,望着头顶投影出来的星辰,感叹道:

    “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虫子,但总得有人仰望星空。”

    第五章:领军纪年第2年 —— 俊华瑞端失踪两天后

    早在与A交谈时,陆般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,为什么自己入学以前的事不记得了?为什么高考完后才能离校,这真是教育局规定的?还有最重要的一点:为什么饭堂三楼的饭菜这么难吃?

    随着俊华和瑞端的失踪,陆般开始警觉起来,对学校违令的“禁区”愈发好奇,联想到A与史克经常去的“0室”,陆般决定一定要去到里面一探究竟。

    首先得想办法进去,而想进0室得先弄到密码。

    “A,最近皇室(战争)有个十二胜公主挑战,打满可拿到新的公主表情,我帮你打,保证打满,怎么样?”

    “真的吗?太好了,谢谢你。我很喜欢公主的那个新表情。”

    “不过你得告诉我0室的密码。”

    “0室密码?想都别想,这是学校最高机密,况且0室是禁区,只有我和史克能进入,公主表情我还是自己打吧。”

    “加上下一次的全球锦标赛和选卡挑战。”

    “行,成交!”A爽快地告诉了密码。

    接下来就是保安了,0室禁区的保安巡逻异常频繁,很难有机会溜进去。不过俗话说:“百密而一疏”,经过多次踩点,观察,陆还是找到了机会,每周日下午,几个保安都会经不住奶茶的诱惑,在奶茶店点上几杯奶茶坐在一起聊天、打游戏,时长为一个小时左右,而这正是陆的最佳时机。

    刚一进门,陆就被这里的环境吓到了:一大堆的文件资料堆在墙角,地上密密麻麻全是网线,有四五台主机在嗡嗡作响,几台终端机还亮着,里面简直就是一个作战中心。

    很快路陆般回过神来,他明白自己要干什么。他走到一台终端机前,手指敲击键盘,移动鼠标。

    “欢迎来到0室,或者你可以叫它:学生档案中心。”A和史克如鬼影从一旁的侧门出现。陆般吓了一跳,瘫坐在椅子上,心脏在疯狂地搏动。

    “你们怎么知道我会来的?”

    “要密码,常踩点,有事没事盯着0室,不是想要进来玩玩还能是干什么?”史克诡异地笑着对陆说。

    “我早就警告过你了,0室是禁区,只有我和史克才能进入,其他擅自靠近禁区的人,哼!保安马上就到,陆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    “可恶,”陆般无奈地撞了撞地板,“难道你们不觉得学校很奇怪吗?你们真的对自己过去的记忆丧失没有一点怀疑?GG肯定有鬼!还有,俊华和瑞端的失踪,你们真能相信罗伯·氘特森那所谓’训练‘的说辞?”

    A和史克相视一笑,看来我们又有新的力量了!

    “抱歉,陆般,让你受到了惊吓。但我们必须测试一下你是不是学校的人,我们早就察觉到了学校的不对劲,关于俊华和瑞端的失踪,我们也清楚他们到底去了哪。”A对陆说道。

    “这里本是学生档案中心,专门管理学生入学前后档案,于是档案管理过于复杂且需一定的电脑技术,学生处主任刘锋事务繁杂,只能将0室交由他最放心的学生——我们前去管理。可惜啊,他最放心的两位学生居然背叛了他。

    “我们原本和你一样,也只是只听从命令的机器而已,直到我们发现了这个。”A走到一台终端前,手指飞速操作,因为他知道他们聚会的时间有限。

    “这貌似是一名保安的日志,”A打开了一个很隐秘的文件夹,里面有三十多份.txt文稿。“这些日志原本保存在一个U盘中,我和史克来到0室后不久就发现了它。这30多份日志可不简单,它们包含了GG所有的秘密。我们由此有了自主意识,并一直在寻找可信赖的同学加入我们。幸运的是,我们找到了GG第一个有自主意识的学生——你。“

    “我?”

    “是的,GG的学生都丧失了他们的自主意识,成为了只会学习和听从指示的机器。而你不同,你是完全独立拥有自主意识的第一人,你意识到GG的危险,并果断采取行动,我们无从得知你的自主意识哪来的,但可以肯定的是——”

    史克握住陆般的手:“我们,是同志了。”

    迅速浏览完日志,陆般随着A来到了0室的一面墙处。史克在一台终端机上操作了一下,陆面前的墙缓缓打开了。

    “没有错,0室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密道,这个密道我们也是从保安的日志中得知的,修建的原因不清楚,但密道的另一端连接着麒麟山的山洞内,俊华和瑞端就在那儿。”

    “我明白了,话说那个发现GG秘密的保安怎么样了 ?”

    “他被抓了。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“很遗憾,我们在第34篇日志中没能看到完整的信息,应该是他在急忙中拔下了U盘,我们推断,他应该是被发现了,情急之下他只给我们留下有限的34篇日志。”史克说。

    “他是个英雄。”A说。

    陆般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,夕阳的余晖正洒在这篇是非之地上,微弱的阳光照亮了面对它的0室,也照亮了陆般面面颊上晶莹的泪光。这位素未谋面的保安,为GG的学生能够回家带来了一丝希望。

    后记:一直想对短暂的六班说的话(By XZW)

    我不知道,六班的小伙伴们对我的印象如何,上次研学科给他人贴标签那次的活动我没有参与。我并不是特别想让其他人来评价我,但同时,我又十分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。在这短暂一年的共处时光里,我希望我能留下好印象给你们。如果曾经我做错过什么或伤害了某个人,那就在这里说一声抱歉了。

    其实我觉得高一六班是一个很团结友善的班级,从第一次军训到现在即将分离,班里没发生过较大的矛盾,学习的气氛、环境都很不错。每天的课堂总能很愉悦地度过。“班级日志“这种严肃、正经的每日记录工作都能被六班的小伙伴们写得很有趣呢!

    我是作为广大附中一名次优等生过来玉岩的。当时的我还不了解玉岩中学,第一志愿也没有填这,因为外地户口,离想去的学校差了几分,来到了玉岩,这也算是一种遗憾吧,毕竟也曾经努力过。说实话吧,来玉岩的时候是抱着几分不情愿,因为个人小小的虚荣心及自负心吧。但是六班给我带来了一种不一样的体验,是我在以前的班级里没有的友善感,可能我更适合这个班集体吧,毕竟竞争总会给人带来伤害。[作者:这里说明一下,之前罗涛老师说我说六班本来就很差劲,没有的事,我从来都没觉得成绩是衡量班级好坏的标准。]

    说说同学吧,与六班的某些同学确实让我有些不舍,这里就不说是谁了。六班的同学还是很幽默的,这一年里有很多的新梗创造出来,然后被我们玩坏。六班的同学还很坚强,经历了这么多次祥老师、赵老师、罗老师的残酷批评,我们依然顽强地在课上课下活跃着,大家都能相处得十分融洽,这也许是我钟爱六班同学的一点。

    再来谈谈老师,六班的老师都很强呢!他们或多或少都有着个人荣誉,罗老师的“名班主任”和陈兴祥老师的“全国优秀教师”,当然这并不是我评价他们和“强”的标准。六班的老师们知识面都很广很深,像查理就很厉害,上他的英语课能学会很多其他的知识。六班的老师们也很敬业,像陈兴祥老师就为全体高一编了校本教材,还专门为六班的数学成绩的提升想出各种办法;罗涛老师更是不辞辛苦,晚上九点多还不回家休息,亲自跑来六班监督他最看好的,也是最不放心的钟俊烨同学,督促他认真学习,为目标而奋斗,实在令人敬佩!总之,六班的老师们虽然平均年龄大。但有时却很可爱,还是很舍不得这些老师们的。

    明天可能就是六班最后一次在班里上课了,后天分别时,也许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形同陌路,互不相识。时间与距离真的能够冲淡我们之间的友谊与感情。但是没有关系,有了与你们在一起的美好回忆,抚摸着与你们拍的大合影,回想起一起学习、一起生活、一起参加集体活动、一起为燃烧青春而付出的努力和汗水……

    当我们若干年后在不同地方回忆起高一六班这个集体时,它的存在,便有了意义。而这一切,便已足矣。

    就写到这里吧,千言万语都表达不了我的感情,只能让你们自己去想了!

    “无论命运将我们引向何处,我们决定,选择希望。”

    肖正午

    2019年7月11日晚

    谨以此篇日志,献给广州市玉岩中学2018届高一六班(2018.9.1 2018.8.26~2019.7.12)

    ZQ同学:

    (由于WJ同学不让我写了,于是我还是决定写一点)

    看完肖正午同学的文章,有好多想法,其实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写下这么感人的话。记忆中的XZW还是在军训时领唱军歌,上课时搞xíe气。

    六班真的很棒,这个集体,每一个人,都有自己很优秀的地方。

    昨天晚上想写一篇总结高一的日志,思考着六班教会了我什么,我带给了六班什么,说不清。但我知道,六班给我留下的,会伴随我们一生。

    军训时一起淋过的雨,还在呢,在这个世界循环着,也许它会去经历固液气的旅行。六班,成长路上,感谢有你们!

    庄琪

    2019年7月11日

    (我好爱这个本本,它最后会去到哪里呢)

    (最后得到这个本本的人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下下)

    (如果它不属于任何人,我可不可以收留它,虽然……)

    29号说:终于下定决心写了![作者:因为相比其他写这个简单而有趣],就当我夜来非吧。[作者:放假了也]依然头疼不知道写的什么。(双关)

    第六章:领军纪年 二年过渡期 2019年7月8日

    「 沉沦和放纵没有带来任何期待

    这是个不符合梦想的世界」

    在即将进入梦境的瞬间,才筠吸入一阵凉风,惊醒。头昏脑胀地感知四周环境,模糊确定下这是在自家床上,不是在GG。既不是入睡前潮湿被铺中的闷热,也不是灰尘飞扬时的浑浊空气,更没有一台空调吐露的气息与家中的相似,又怎么会想到GG?才筠不禁深呼吸一口,平复情绪重新入睡。今日才想起自己买了溶玄的海带丝,随手开了一包吃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海带丝成了GG小卖部的违禁物。外卖、染发化、打牌、智能手机、恋爱……这些白纸黑字记录在“违禁”清单,海带丝倒无伤大雅,但她知道,有些东西是不容反抗的违禁物,却从不被承认。从刘锋主任说出“来了就是GG人”的瞬间,她也就意识到这点了。

    (那天写了写不下去,先补一下吧)

    很久之前她就疑惑过,为什么GG容不下其他的记忆(那些部分仿佛被挤出脑中楼阁),一离开GG,除了周末作业以外的记忆都轻易清除脑中。

    数十次去往GG的车上,寸筠(小编:续写作者这里这么写的)盯着眼前不断后退的景象,轻声说:“不想去学校。”天空一如既往地灰白着,看不出到底是散射着光,还是吸收着。“GG有什么不好……爸爸妈妈给你的从来都是最好的,你说你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父亲问,声音中满含着不理解、责备与强硬的劝说。从第一句话落入耳中开始,才筠就不得不把全部精力用于压制大脑的思考,封闭听觉,尽全力堵住喉间——无论是即将发出的无力嘲讽和干呕,还是要道出GG的真面貌。但那灰白天空下灰白的楼房,you(小编:作者这里是想写黝)黑的地面,草皮翻起的裸土,干枯的竹叶,浑浊的绿水,全都不受控制地涌入脑海。才筠不得不用更多的力气去反抗。她想干笑与解释,但接踵而来的满堆质问只会将她压得窒息。

    “只有痛苦,永远不会让人腻烦。“

    回到家的几天,把GG抛在脑后,沉浸在自由的夏日,只有回到这里,回到这里的那一刻,一切都想起来了。

    第七章:领军纪年 二年过渡期 2019年7月11日

    「 地理课摘要:某种东西形成过程」

    GG建校几年了?才筠记得非典比自己小一年,666中学(初中)比自己小几年,GG也比自己小几年。十几年时间,GG用如使观赏湖雨天仿佛割裂成几块的东方神秘力量,成为了H区的一块名片,争取到政府1.8亿的拨款。“我从GD附属中学来……我相信,GG也会越来越好!”即使因为站得遥远而看得一片模糊,才筠也能感受到,刘锋主任脸上一定是带着笑的。

    溶玄是本班四名”老GG“之一。作为自由散漫早读一枝花,在认真负责地播放早读听力音频时,却不时会出一些……小小的差错。震耳欲聋的电音以诡异的旋律旋转出,同学们以轻快的声调来调侃溶玄,才筠环视四周——难道只有他听出这是什么音乐吗?

    那或许是一个信号。在溶玄又不小心放出几次音乐后,才筠这么想着(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系列就是炸厕所曲风 )。妄想症系列——一重加害……这系列中,是有哪一句歌词唱的“不要__,”是作茧自缚,还是自作多情,还是欺骗自己,才筠已经记不清了。或许是建校不久,GG的制度从某种程度上不如其他学校严格,学生还能够有反抗的力量,今年管束渐严。溶玄在GG近四年,四年在GG十几年历史中已经可以说是很长了。

    “你好像跟很多老师都很熟——很多老师都认得你。”才筠这么说

    溶玄笑着扯开她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,“其实我没有的……初中我也不叫溶玄……我换了个身份进的GG。”

    ——但还是被认了出来。

    才筠再次拉住溶玄的手臂将她拉进自己,压低声音。“你咽下的话语……都到了什么地方?”

    “什么?“溶玄听不清,俯下身靠近才筠,另一个英语课代投来了目光,溶玄只好又挣脱她的手,“先早读,以后再说。”

    那个“以后”实在什么时候来临,才筠也记不清了,她仍然主动向溶玄搭话,同时问些像GG房顶的瓦到底是灰色还是灰黄还是灰红,GG操场会不会秃这样无所谓的问题。至于像麒麟山山门后是什么,体育馆木地板下有什么,她始终不敢问。

    “我和Mr.Char就是一个自由散漫的学生遇上一个自由散漫的老师,但现在我要离开他了,好难过。”是日,溶玄这般与同桌说着。听到这话的才筠往那边看了一眼,溶玄一侧头,没有与她对上目光。是的,高一即将结束。课代表们忙于收发资料费,发资料书。GG如何成为强校并不重要,暑假作业不过是它漫长计划之中,微小如芥的一步。

    明日就是离校之日,阴云如期笼罩在GG在SCI城上空,云与雨徒留一片黑白。“春天结束了。”七月一日的夜晚,才筠这么对溶玄说,“已经结束一个月了。”后者结束了这对话。有无数人与她一样期待着夏日吧,但在GG麻木的生活才筠专注于期盼,忽略了它的到来。明日就是真正的夏日了,只是summer time这词不再包含着“自由”。

    “无论我们走的再高再远,也走不出这末日。”

    后记:(By ZZJ)

    还是没写成想要的题材呢。由于平时写作狭窄,我还是shèn长写以某人为中心的风格(小编:这里@zly)[作者:这里原意是指故事以寸筠的视角zhěn开,大多是“寸筠想起”“寸筠觉得”这样,没办法像xzw同学一样跳出这个角色的视角来写别的地方,比如主角是陆般但是也能写山洞两个人对话那么久。不过故事写出来就不是我的了pexi(指小编)这样想也没关系的]。这两篇写的梗没什么意思,思路也不很清晰,故事也不知道怎样zhěn开比较。自yuán,就当作正常的班志和一篇关于自由和幻想的故事来随便kān kān吧。

    看了一下之前那篇,提到的四个班内的同学。起名字很有意思的啦也很靠灵感。

    为自己字丑说声抱歉(反正我也不改的)(“才”真的是“寸”不是“才”!)祝大家字越来越好康。

    帕格尼尼练习曲No.24巨好听!+V/Q你就能获得一个每天尖叫流的安利选手(不是)(还有很多表情包库以前的我现在的我相册清空了=))

    我们六班的同学都非常有趣,大家都是shèn于学习的啦,祝大家走得更高更远!

    By:张卓嘉

    后记:(By ZQ)

    军训的时候我们班好高冷,教官组织的游戏大家都是冷漠,一直到了我们一起淋雨一起被罚,那个夜晚是我在玉岩的第一次流泪,也是我开始感到六班成为了一个集体,一个一起受罚的群体。
    军训合唱节,我们收获了六班的第一次荣誉,是平凡之路,我们在跨过山和大海之时一定有对彼此的记忆。
    校运会开幕式王骏给我们排队型动作,最后我们还是忘记了,但是效果还是很棒。1500米的过程真的好漫长,过程中有你们的加油真的很棒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报名长跑。肖正午,尹鹏宇和张岚月借着志愿者的名义陪我跑到了终点,后来我趴下了,是肖正午和郭言扶着我。
    期末音乐表演大家都解锁新技能,秦梓亮一唱成名,我们小组的“小美好”还记得吗,要记得高一六班的我们,最好的我们。合唱节准备节目,租衣服,化妆扎头发,忘记了学习忘记了一切只想一起给大家呈现最好的六班。
    看英语配音的那段时间期待着英语课,等待着每一次惊喜。
    刀老师的“说”和赵奶奶的“自己去想”让我们好快乐。
    晚自习安静的时候我会忍不住感慨,六班真的太棒了吧,吵闹的时候,我们是给彼此分享快乐的六班。
    六班的每一个人都很特别,都特别好。
    我记得第二次选语文课代表的时候我去番中了,后来回来知道大家对我的信任感动到热泪盈眶,当语文课代表的这两个学期其实我不很合格,不说语文学的不好吧,我连平翘舌前后鼻音都分不清,但是我真的好爱六班齐读的早晨。特别喜欢琵琶行,因为每次背琵琶行大家会特别整齐特别大声节奏超级好,以至于我在最后两个星期总是让你们背琵琶行,嘻嘻嘻。
    谢谢六班的一切。无法用语言祝福你们,你们一定要好好的

    在大扫除的时候,找到了这个学期和刀老师“结仇”的那张“别自欺欺人”的纸条,那时候为我去找刀老师的同学真的好感动,哭了两节物理课并决定把那段话剪下来,记仇一辈子。后来慢慢地遗忘了,在大扫除把它丢进垃圾袋的那一刻,我心中的刀老师又回到了心中原来的样子,细心温柔友善的。
    对于曾经地耿耿于怀,我想对刀老师说,对不起

    109的这两个学期是粉粉的,来着各地的六个女孩一起努力过,多少个夜晚分享着彼此的故事。洗手台的, 厕所的大蜘蛛,床上的蜈蚣。庄q去饭(fang)堂(tan),麦xw喝牛(liu)奶(lai),米孜努尔听到猫(毛)叫,阿达莱提说要读(赌)博,朱zm喜欢在宿舍吃泡面,徐xt每天挑灯夜战。 希望八月学妹会喜欢粉色的109并善待它。希望九月109小宝贝的新室友如我们相亲相爱那样互相照顾
    昨天晚上班群好感人,原来男生也会在离别之际对自己的不舍毫不隐瞒,“我不管 反正这个群不能凉”“行 人齐了”超级感动。郭言为六班付出的这一年辛苦了,谢谢你!

    和张卓嘉小姐姐的故事一定未完待续……

    港湾小学开始玉岩相见,击剑队四年训练曾有你相伴,少年宫美术课你不记得有我了,认识这么多年,高中才开始慢慢熟悉。我们的缘分要慢慢地慢慢地用,久久不忘。

    关于林凯茵和麦麦的故事

    和lky的友谊从军训一见如故就开始啦,导致好多人以为我们是初中同学。校运会开幕式彩排的时候,秦梓亮的玩笑让我误以为是麦麦做的,麦麦告诉真相以后,lky竟然去揪住qzl的衣领。平时温柔美丽的lky为了我而不顾自己的形象❤从那天开始麦麦加入了我们活动最积极的小团体❤❤❤。

    庄琪

    罗涛回复:

    老师忌讳欺骗,学生忌讳误解,那天改作业我是很情绪化了,因为在意,所以我们才会感受到伤害,希望你真的放下,学生也给老师上了一课,未来可期!

    小编后记:我还是决定写点什么(By WPX)

    虽然我们已经分开一天了,再说现在写可能有点晚,但是我还是想写点东西。

    从我第一天进入玉岩中学,这就决定了,我是六班的一份子。

    刚开始705考进玉岩,又在开学考考得挺好(也许吧)分进了琢玉班,我就已经是六班人了。记得刚进入学校,在男生宿舍门口的马路上见到了PY。我本来就是跟PY一个学校的,当我得知我跟PY一个班,心里非常高兴,毕竟PY的成绩非常好。

    B205,一个里面一半是苏元人的宿舍,让我熟悉起来特别容易(因为PY和Z*Z我都认识)。不管是天天游戏的LOL的lwj还是对鞋有着深刻(?)研究的drcccccccccccc,再或是被我们调侃的添哥,我都非常喜欢和你们在一起。添哥上学期的早起说不定就是我养成天天早起的习惯的原因之一。不过我还是要跟添哥道个歉,很抱歉我们天天“欺负”你,你是我们尊敬的添哥。(下面皮一手)

    哇!金色传说!

    在男生宿舍中,更是有善于唱歌的wj、xzw、qzl三人(wj超帅!),跟我一样是米粉的斯文哥(斯文哥好可爱哒!)【←本性暴露】,善于运动的gtf、小液滴(在这里就让我这么称呼吧)、cpf(钻石大佬带我上分!)等具有运动细胞的同学们。你们都或多或少地影响我,毕竟我一开始是不喜欢运动的,但是现在体育课我至少会跟你们打球,谢谢你们!

    六班的所有同学,都是我尊敬的。我的同桌lmx真的是位大佬,她虽然成绩特别(手动着重)优异,但是还是会问别人,即使我是一介萌新,可能是她影响了我,至少懂得不会就要问;myq,我们的纪律委员,非常有威严(有时吧),对班级的晚修纪律是做出了比较大的贡献的(虽然有时……);我们班的班长gy,当了两个学期的班长,每次都传达工作都是能够做好的(虽然每次锣叨会先打电话给我),拍照技术超一流,工作室的超高级摄影师!

    其实,那张“想继续琢玉当兄弟”的心愿是我的,我真的很想跟大家在琢玉继续当兄弟(?),但是,无奈最后出来的结果让我的“妄想”真正变成了妄想。如果下学期还有跟我一个班的同学,我们可以继续当兄弟!

    每一次大家在台上看视频,我都会说:“不准看视频”并且把你们轰下去。其实,每一次辣么多人,有时候我看着都不想管,让你们继续看就好了我还是决定要写点什么,无奈这份责任落在我的身上,我必须管理好,所以还请大家原谅_

    肖正午的那篇小说,我正在转成电子版,我想给大家留下点什么,到时候我会放出下载方式(肖正午的文笔没想到这么好)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肖正午呀!还有续写同学的部分我也回打上去的(大佬之作呀)

    我们班的老师,都是非常好的老师,不像某位xzy同志非常无情地对待她们班的学生。要不是华哥要课前提问,我或许不会去背文言文;要不是祥哥的“边听边想”,我可能在数学课上还在神游;要不是Charlie给我们开拓视野,我可能连the beatles都不知道。。。各位老师交给我的太多太多,我在这里非常感激你们!如果下学期各位老师还能教我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!

    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说了什么,只觉得六班给我的东西太多太多,三言两语根本说不完。在这里还是祝大家前程似锦吧!

    「 永远相信 美好的事情 即将发生」

    吴沛熹

    2019年7月13日 写于英才计划

    2019.8.30 更新

    罗涛说:

    这一年,非著名物理学家、哲学家“罗伯. 道特森”发表了很多歪理,其实他分别时有想来一个完美的ending,甚至想再为你们哼唱几句,但却被小罗伯的高烧乱了方寸 ,小遗憾,不过,这些日子在他心中应该永远都不会抹去。
    刀刀再见你们时,可能只会努力在他黑乎乎的脸上挤出淡淡的略带诡异的笑,不怪他,黑不是他的错,或许他的偶像是古天乐,也许是包拯,毕竟良心与理想,他也有在内心时刻铭记。
    其实刀刀他害怕照相,毕竟他身边的面孔永远年轻热烈,虽然偶尔他也撒撒娇,卖个萌。
    刀刀去年爱说“滚!”,刀刀今年欢“说!”有些词语用了一年后刀刀会换掉不在课堂说,毕竟物是人非。
    有的人,对不起!
    有的人,谢谢!

    感谢:

    作者:肖正午、张卓嘉

    编导:吴沛熹

    录入:吴沛熹

    校对:杨斯文

    图片:郭言

    原版链接请点我

    Author: GamerNoTitle
    Link: http://bili33.top/2019/07/13/666/
    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
    Comment